【 25 歲轉職大冒險】《一》前情提要

沖繩的海邊

初衷

24 歲到 25 歲的這年經歷了人生第一次轉職,除了把我的生活攪亂了一番外,也想趁餘溫還在,用力記錄下最真實、赤裸的每分情感。

希望能鼓勵到一些人,你所經歷的不安、害怕、惶恐、迷惘,全部都不是只有你經歷過,在這條路上,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。

這系列我預估應該會寫個好幾篇,有超多想跟大家分享的:心路歷程、面試心得與準備、仲介與轉職網站利用等等等。

如你有任何想與我分享的,非常歡迎你透過任何途徑聯繫我🥰🥰

背景說明

我大概在 2019 年十月的時候進到富山的一家公司做國際業務,主要負責在越南的進出口、參展、翻譯等等。

進去以後的確就去越南出差了好幾次,跟客戶參加會議時,我真的覺得「哇,這就是我夢想中的工作」。

用越南語聽客戶講話、日語跟主管解釋、中文跟台灣同事解釋、主要會議語言是英文,真的覺得自己在現場發光,非常滿足。

除了商務功能以外,搭計程車等等活動也因跟當地人順利交流,主管就覺得我減輕了他不少壓力,非常重用我。

疫情:一切變了調

一直到疫情來臨,原本要去越南參展、與客戶開發新產品,直接無預警地被取消,我就開始沒事做。

這一沒事做就沒事做了一年,這一年中我每天都在無盡懷疑自己的價值,我下班後充實生活,我學上所有想學的東西,但我上班時「完全沒事做」。

這樣造成我每天上班都非常痛苦,都在耗時間,除了秒回客戶的訊息以外,我上班就在看電子書,企圖讓時間充實一點。

但這只讓我每天上班就在期待下班,週一就異常期待週日,我覺得上班沒事做很浪費時間,我想學習、我想創造,我不想這麼強烈地一上班就想著下班後的私人空間。

因為我上班都沒事做,客戶的訊息一跳出來我就秒回,所以只要一個早上沒回訊息,客戶就會覺得很奇怪^_^

主管知不知道我沒事做?他知道,但他什麼也沒做。

他有次把我叫過去對我說,叫我多少做點事情,我也很直白地跟他說,希望他能給我一點方向,主管居然說他也不知道。

我:?????

看到主管跟其他同事在討論事情,我卻一整天也說不到什麼話,我不斷質疑自我,「難道是因為我不夠好?」「為什麼我會流利說至少四種語言,在辦公室也沒事做?」

這樣的自我質疑越來越嚴重,我當然也試著找事做,看有沒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,殊不知主管沒給我反饋就算了,還叫我不用做。(不是叫我找事做嗎??)

我覺得應該要做、我可以做的事,主管覺得不用做;那我問主管應該要做什麼事,主管說他也不知道。

????

就這樣我心態越來越扭曲,覺得主管重用其他同事,為什麼辦公室只有我沒事做?為什麼其他人都有事跟主管討論?

到後期,即使有事做我也做得提不起勁,反而覺得都是些麻煩事。我不再享受我的工作。

到去年冬天我回到家就先大哭,非常脆弱,但又覺得才做滿一年履歷會不好看,我就這樣渡過了一個崩潰的冬天。

為什麼不離職?

我不能離職啊,我才做滿一年而已、我男友還在富山、我什麼都沒學到、我日文還很破、宿舍很大還幾乎免費、準時下班、中午還可以回家躺躺、年終獎金還沒領啊等等等等,我很想離職,但我不能離職啊!

總之來說,舒適圈太舒服了,外面的世界好可怕。

但我還是意識到,日文必須精進,於是我在去年十月時開始積極閱讀日文書籍,希望能提升一點語感。

主管態度的轉變

因為這是我第一份正職工作,我有點不知道怎樣的主管才叫做好主管。

前面有提到剛進公司時,很被主管重用,其中很代表性的事件是,去越南出差時主管給了我一支華為手機,超級慢~~~跟主管反應後,主管隔週就買了一支 iPhone 二手近全新給我用,直接讓我受寵若驚。

但在將近沒事做的半年後,房間的冷氣漏水,跟主管反應後三週也不見主管動作。

有別於一開始的噓寒問暖,到現在的漠不關心,我一開始覺得是我在意太多,但到最後發現,如果他對外國下屬多點心思,也就不會走到最後的局面了。

轉職契機

這期間也不停地在閱讀各種轉職相關書籍,直到十二月我去了一趟沖繩,在金澤轉車時,我突然意識到我正在離開富山。

在沖繩待了幾天後,我突然發現,「宿舍很大有怎樣嗎?」「年終是有很多?很值得留戀嗎?」

我到底是在執著什麼?又打算在這家公司做多久呢?是準備溺死在這溫柔鄉嗎?之後腳麻了,走得了嗎?

有些事果然要在不同的環境想,才會突然茅塞頓開。

促成這樣的契機有很多件事組成,一是我閱讀了一些書,例如《轉職思考術》、《超人大腦》,二是公司偶爾會讓我去工廠工作。

先說閱讀的書,《轉職思考術》幫助我了解我在找工作時應該有的眉角,特別適用於日本職場,包含工作管道的挑選等等,算是給了我有點像是隱藏技的知識。

《超人大腦》則是把職涯遊戲化,內容很大膽,講些什麼不能用父母代的思想看待職涯,就很像是用二十年前的攻略打最新的關卡,玩遊戲就會找最新的攻略,找公司時就聽長輩二十年前的建議,這聽起來很荒謬吧哈哈哈。

還有一點就是,書中說如果一直待在新手村,別人會質疑你到底會不會玩遊戲。哇,笑死,我就是一直待在新手村,明明沒有經驗值,還貪圖打小怪的成就感。

比較實際上的因素是,公司會在工廠人不夠時,叫我們去工廠當作業員。

我們基本上是沒有拒絕的權利,主管也沒辦法違抗來自工廠的要求,一是工廠的出貨直接影響到公司的營業額、二是我們部門真的有閒人。

於是我和我的阿根廷同事就過著無預警就被通知去工廠的日子。去工廠就是八小時都做相同的工作,講好聽點是支援,但其實就是作業員。

我雖然討厭,但也是沒話講,畢竟我是辦公室最小、又最閒的人。但阿根廷同事三十初歲,他非常不爽公司讓他去工廠,跟主管反應了好幾次,也不見效果,私下聚會時他都笑說「我在辦公室負責來自歐洲的訂單,但我也在工廠當作業員。」🥲

我跟阿根廷同事私底下會揪唱歌、揪吃飯、開派對,但我們從不提工作的事,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他的狀況,應該說是我第一份工作,我也不太知道要怎麼跟(男)同事相處,所以我們很少講工作的事,頂多就是聊聊主管又做了什麼蠢事😂

一個產業是在提升或下降,看同事就知道。之前看羅振宇的影片,他說一個行業如果在下降,裡面厲害的人早就嗅到變化而離開了,留下一個沒有競爭力的環境。

我看到我同事在上班時打線上遊戲時,便徹底覺醒,我要去個在上升中的產業、我要去個有厲害的人的環境。

時機成熟

從去年十月開始有意提升日文能力,終於在讀完四本書,今年二月時,開始有了極度顯著的提升。

於是我知道,是時候開始了。